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美人迟暮,花魁凋零:疫情之下,性都芭提雅的“贤者时间”

时间:2022-12-07 15:08:23 | 浏览:124

芭提雅萎了。最依赖国境之外的“雨露恩泽”的地方,在这个航驿断绝的时代,下场往往最为凄惨。于是,在一个漫长的假期,我满怀好奇地去芭提雅看了一眼。那座著名的“东方索多玛”,现在啥样?欲望的绿洲之上,东南亚最娇艳的一朵玫瑰,在骤然的枯萎之后,还能

芭提雅萎了。

最依赖国境之外的“雨露恩泽”的地方,在这个航驿断绝的时代,下场往往最为凄惨。

于是,在一个漫长的假期,我满怀好奇地去芭提雅看了一眼。

那座著名的“东方索多玛”,现在啥样?

欲望的绿洲之上,东南亚最娇艳的一朵玫瑰,在骤然的枯萎之后,还能在这冰封的世界里“重新绽放”吗?

酒店:大酒店灯火依旧,小客栈寂静无人

2020年7月27日,泰国拉玛十世王生日的前一天。

4月份被疫情冲掉的“宋干节”(泼水节)假期,被挪到7月,再加上月底的国王生日,便拼出了一个小型的黄金周。

四天长假,老汉待在曼谷百无聊赖。

太远的地方又懒得去,便干脆背了个书包,和家人一起去了芭提雅。

曼谷艾科迈车站,虽然比三个月前疫情高峰时的空无一人要好得多,但和往年的寻常周末比起来,还是冷清不少。

售票大厅里,寥寥几人在买票,似乎都是一些年轻的泰国人。

一个女售票员风风火火地冲进女厕所,一把拉住一个买了票却不见人的日本女青年,拖去赶车。

然后,重归寂静,像是一滩鸥鹭飞走之后的湖面,再无喧嚣。

看见我们一家下车,四五个穿着松松垮垮制服的“车站票头”像是饿狼见了肉,一脸殷切地走上前来,用各种语言殷勤地发问——

“芭提雅,芭提雅?你去哪儿?芭提雅还是罗勇?”

要是带了行李箱,估计要被放在箱子上当场推走。

客人少,大巴车的班次减少了许多,仅存的运力便只剩下了面包车

最后,在一众热心票贩的簇拥下,在一个公司的窗口前买了面包车的票,8分钟后发车。

从曼谷到芭提雅,通常只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。面包车走走停停,在每一个小站不断地停车揽客,最后用了四个小时才到达芭提雅。

多给了司机100泰铢,直接送到了酒店。

酒店是一间位于小巷里的小客栈,老板夫妇是芭提雅最常见的经典组合——一位来自瑞士的大爷,以及年轻美丽的泰国妻子。

酒店很安静,有一个铺满蓝色马赛克的干净的小泳池,一楼前台空无一人,从入住直到我退房为止,没有见到除了老板夫妻之外的任何服务员。

</